财经

今日导读 重点推荐 南方聚焦 银企风采

经济资讯 财税专窗 名家专栏 万花筒

保险

行业要闻 第一观察 高端访谈 监管动态

产品速递 保险课堂 咨询台 多棱镜

证券

资讯综述 评股论期 债汇行情

老总访谈企业巡礼 大看台

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财经
今日导读
国务院: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 可享受税收优惠
国务院14日召开常务会议,部署加快生产性服务业重点和薄弱环节发展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会议要求,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放宽市场准入,减少前置审批和资质认定项目,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发展生产性服务业。 [详细..]
高层强调食品安全 百亿市场待挖掘
按照《政府工作报告》部署,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是向结构调整要动力、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的重大措施,既可以有效激发内需潜力、带动扩大社会就业、持续改善人民生活,也有利于引领产业向价值链高端提升,实现服务业与农业、工业等在更高水平上有机融合,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详细..]
21部门推收入分配改革 专家:要与反腐等相结合

国务院最近批复同意建立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牵头的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由中央编办、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21个部门和单位组成。将在国务院领导下,统筹协调做好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各项工作。

[详细..]
大众健康
重点推荐
南方聚焦
产业经济
银企风采
下半年小微贷款利率或微降
(记者李婧暄)昨日,兴业银行广州分行向本报记者透露,兴业银行广州分行拟到2016年年底在辖内新增扶持3000家小微企业重点信用客户,重点支持贷款金额1000万元以下的企业。 [详细..]
上海拔得头筹 首家民营银行将花落上海
多银行表态房贷 工行称加快审批
证券
特别关注
基金发行节奏透明化 资金蓄水池7月重债轻股
公示以表格形式反映基金募集申请的核准进度,公示表每周更新一次,更新后覆盖上周进度。公示内容包括申请人及申请事项、申请材料接收与受理、审查与意见反馈、行政许可决定和相关事项的说明。 [详细..]
A股个人持股榜发布 张近东列榜首人均持股超1亿
期指交易额两倍于股市 券商系期货公司唱主角
5月份10只“破发”新股 拖累基金浮亏6050万元
评股论期
企业巡礼
资讯综述
债汇行情
中印软件之间没有威胁
2009-12-07 10:49:2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 通过Email推荐给好友:

  受金融危机影响,印度软件业自“千年虫”以来持续八年高达40%的年增长戛然而止。

  以印度最大软件外包公司——塔塔咨询服务公司(TCS)为例,在截至2009年3月31日的2009财年,TCS公司营收规模为60亿美元,仅比2008财年增长4亿美元,远远低于过去近十年30%以上的年均增长速度。

  因此如何将“鸡蛋”分开放,在欧美之外,具有成长前景、经济发展也相对稳定的新兴市场寻找新的机会,成为印度软件外包业突围的主要思路。

  12月4日,塔塔咨询服务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N.Chandrasekaran(简称“Chandra”)亲自到访中国,寻找“中国机遇”。

  Chandra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将是TCS公司未来市场开拓的重点。”TCS公司计划,在中国员工将从目前的1200名增长到2014年的5000名。与此同时,TCS公司还将在金融、电信和环保等领域加大投入,用全球资源来发展中国市场。

  这也意味着,印度IT企业进军中国市场将从过去几年“梦想大于现实”的战略性布局阶段,真正转变到“梦想照进现实”的激烈竞争阶段。

  美国仍是最大市场

  《21世纪》:印度是全球离岸外包行业中最强大的国家。但一系列数据表明,印度软件服务外包正出现增长放缓、利润下滑的局面。这是否主要受金融危机影响?

  Chandra:首先,无论是收入规模、人才储备还是服务能力,印度IT行业规模已经非常大。其次,谈及去年金融危机影响,我们看到,TCS和其他印度IT公司都有自己商业模式,该商业模式中涵盖应对金融危机解决方案的部分。这主要体现在,印度IT业已从以前主要集中在IT应用以及BPO(业务流程外包)方面,向聚集各个IT方面能力转型。未来,我们还会有更多发展机会。

  《21世纪》: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应对金融危机?

  Chandra:公司没有采取裁员等措施应对金融危机。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公司已经拥有12万名员工。而截至目前,公司已经在全球42个国家拥有超过14万名全球顶级IT咨询师。公司主要通过与客户持续保持沟通、提高效率等方式来克服危机。

  目前,美国等地区业务已经恢复增长。从财报上看,截至2009年9月30日的2010年财年第二季度,TCS公司收入达到15.4亿美元,比上一季度增长3.9%。

  《21世纪》:金融危机前,你们有超过50%的订单来自美国。危机过后,地区和行业的收入来源是否会发生较大变化?

  Chandra:未来5—10年,美国地区持续高达50%的份额会有所下降。但美国仍会是我们最大市场是毫无疑问。增长速度上,包括亚太地区和拉美地区的新兴市场,由于市场规模较小,增长速度会快一些。

  行业方面,金融服务业将仍然占据最大比重,约为40%—45%。需要看到,我们现在已经比四年前能够给金融客户提供更多、更强的解决方案,我们会持续为客户提供更多更新的服务。

  《21世纪》:全球金融危机虽然已经触底,但经济不景气和美元贬值还在继续。您认为,印度IT行业在未来五到十年还能保持以往的发展速度吗?

  Chandra:未来十年时间太长,不好预测。但印度IT业有许多创新能力,自身也在加快业务多元化的步伐,投入的预算也比以前大大增加。同时,印度还有很多相应IT领域的人才。所以,我预计未来增长速度仍会很好。但具体数字,我没法给出。

  《21世纪》:据印度媒体的报道,说塔塔咨询、Infosys、Wipro等公司在未来的一两年内,将会获得美国银行10亿美元的合同,这个消息是否属实?

  Chandra:我不清楚是哪个印度媒体的报道。但总体来说,印度软件行业目前规模已达到500亿美元,希望不久的未来将超过1000亿美元。印度有能力做得更好。所以,我对未来有非常乐观的预期。

  2014年中国员工增加到5000

  《21世纪》:TCS公司于2002年首开印度IT企业进驻中国之先河。但是在业界看来,塔塔在过去的将近7年时间里,仍是处于非常艰难的拓荒期。TCS公司在中国的客户规模时大时小,数量也相对有限。您如何评价TCS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Chandra: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一直是我们的重点。目前,TCS公司在新兴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12亿美元。

  过去7年的发展中,我们吸取很多教训,也在建立客户基础、雇员基础以及产品系列开发方面,打下良好基础。未来在中国市场,我们主要有两方面发展重点:一,加深金融服务产品的服务,包括银行资本、保险公司领域。二,加大跨国公司服务力度。

  过去几年,我们在中国的增长率不错。但我们应该可以做得更好,进一步加快发展速度。TCS决定将员工规模从目前1200名员工,增长到2014年的5000名规模。

  《21世纪》:金融危机过后,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塔塔咨询在中国市场有没有看到新的机会?除人员规模之外,营收规模上有没有具体规划?

  Chandra:中国市场的发展机遇与金融危机没有直接关系,主要和自身能力相关。在中国市场,我们有长期发展规划。除在金融服务、跨国公司外,我们希望把环保的、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带入中国市场。

  去年,我们在中国市场业绩增长比较平。希望在今后几年每年能达到至少20%-25%的营收增长率。

  《21世纪》: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不同的文化和思维习惯,TCS公司在制定中国市场服务战略上,和美国等其他国家相比,有哪些差异?

  Chandra:在投入资源规模上,对美国投入还是非常大的。在中国的投入还比不上美国,但处于上升阶段。

  《21世纪》:印度IT企业正在中国进行中小型外包企业,希望尽快完成在中国的布局。TCS公司是否也将加速收购中国公司?

  Chandra:我们在中国还没有进行收购。通过自身发展方式,目前增长还是很好。我们尚没有展开收购的计划。

  不担心和中国竞争

  《21世纪》:当越来越多欧美巨头把软件外包的目光投向中国,中国无疑成为印度IT软件外包最大竞争对手。你觉得,中国软件外包在哪些方面将对印度会产生威胁?

  Chandra:首先,我不认为中国和印度是竞争对手。中国、印度都是“金砖四国”成员,都在不断地发展。在软件外包市场上,中国和印度也各自具备一定能力和技能,都有各自的发展机会。我们希望利用中国和印度在不同领域的能力和专长,共同发展。

  《21世纪》:中国软件业振兴后,将会提供更有价格竞争力的产品,这或许会导致你们利润下滑。对此,您怎么看?

  Chandra:印度IT行业的竞争力很强,也有很好的价值定位,并在不断增长。我不认为,中国IT行业发展,在定价方面会给我们带来威胁。我觉得,中国和印度只要有恰当的技能、服务和产品,就能共同利用市场机会。

  《21世纪》:在中国内地和日本等市场,中国公司和印度公司的竞争已经“短兵相接”。你认为,中国公司和印度公司各自存在哪些优劣势?

  Chandra:印度软件行业有着非常成熟的流程、技能和解决方案等。中国也有自己相应的技能,也在不断发展壮大。现在的问题是,印度软件业已经非常强大,并希望能够在中国做大做强。对我们来说,中国、印度不是选择二选一的问题,而是二者兼顾。因为,我们觉得可以把两者优势利用起来,来应对满足全球方面的需求。

  所以,我们不认为彼此之间有任何威胁,也没有任何担心。我们相信,只要通过利用我们各自的技能和能力,就能够抓住机会。我们也希望把印度软件业的经验带到中国。

  在一些市场上,TCS跟国内企业往往是合作关系。我们有一些国际化的产品、理念和技术,而国内企业提编码等工作。我们通常是结合在一起,为用户提供解决方案。

  《21世纪》:软件说到底最后还是人才的竞争。中国软件人才服务的数量总数已经跟印度接近了,但是它的成本优势明显,大约比印度低30%—50%左右,您怎么看待中国和印度关于人才方面的竞争力呢?

  Chandra:我们不能单看一个员工的成本或者工资是多少,我们应该从全局的角度来看。比如:我们如何招聘、如何培养人才、还有如何在员工之间建立起紧密的关系,以及如何让中国和印度的人才一起来合作等。因此,我不认为中国软件业的成本低于印度。

  《21世纪》:您如何看待印度和中国在软件业之间的差距?

  Chandra:目前,印度软件业出口已经达到500亿美元,中国现在只有30—40亿美元,但单纯做此比较,是不对的。因为中国的软件业起步比印度晚很多。印度软件业是40年前起步,即1968年就已经把IT行业作为一个领先的行业来推进。对于中国起步晚,我们希望给中国IT行业更多时间,以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

作者:辛苑薇 编辑:唐楚生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